名人專訪 ❘ 導演劉偉恆: 兩個女兒的誕生令自己將生命扭轉

名人專訪 ❘ 導演劉偉恆: 兩個女兒的誕生令自己將生命扭轉

名人專訪 撰文:周慧敏

”在小朋友眼中,我是個又好又壞的爸爸”

劉偉恆與太太王沛然育有兩名千金,一家四口樂也融融。

導演劉偉恆(Benny)是電台節目主持人、編劇,以及兩名女兒的爸爸,他和前有線主播王沛然育有兩名千金,8歲的大女劉子晴(饅頭)和5歲的細女劉子悅(包包)。


饅頭出生後,劉偉恆由零開始學習育兒知識,餵奶、掃風、到健康院檢查,樣樣親力親為,他形容自己是又黑又白的爸爸,「細個時餵奶、換片可幫到手,但長大後就不會落手落腳,在家裏大部份時間我都會陪吃喝玩樂,是個傻爸爸,會扮怪獸嚇她們;但另一方面我卻執得好正,凡事有規有矩,培養她們守時的習慣。太太負責照顧兩個女,我只從旁協助,最大貢獻是車出車入。」  

 

“誠然,作為父母的很了解小朋友,但另一面鏡子卻很想改變她們,這是作為父母的永恒鬥爭。“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 
每個人也有情緒,劉偉恆也不例外,他試過責罵小朋友,幸好他懂得自我反省,「任何人都有情緒,父母也是人,自己試過心情不好衝口出鬧兩個女,不過我很快便反思為何要拿她們做出氣袋,想辦法改善,要在錯誤中成長。」

疫情近日雖然受控,但或多或少也因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而影響心情,劉偉恆深深體會到負面情緒的破壞力,「有次返到家被兩個女『辣㷫』,那一刻突然大發雷霆,更失控咆哮,嚇到兩個女滿面淚水,那刻我也衝出門口離開屋企冷靜一下。」

上一代的爸爸較為傳統,面子大於關係,即使做錯事也不會認錯,劉偉恆坦言心理關口特別難過,「做錯事後十分後悔,也想向她們道歉,但內心的關口很難過,無理由堂堂大男人又是爸爸,要低聲下氣向仔女認錯。幸好有宗教信抑,祈禱2小時後,返到家攬著兩個女道歉,承認自己做錯事,同時也向媽媽及外母道歉,這也是一種學習、一種成長。」劉偉恆語重心長地說。

 

“不同性格不同教法,訓練大女自信心結伴行山” 


饅頭性格執著,不輕易放棄,要爸爸劉偉恆給她多些信心。

包包懂得看人眉頭眼額,是個醒目女。

劉偉恆透露大女饅頭性格執著,不輕易放棄,而細女較為蠱惑,懂得看人眉頭眼額,兩個女兒的性格截然不同,因此也有不同的方法對待,大女自信心不足,故此要給她動力及目標;細女就要給她靈活多變。

性格不同,教導方法也不同,「大女是要死跟時間表和預定程序的人,初期我老是想不通,埋怨囡囡沒有彈性。例如說好沖涼時間是5點,若提早了15分鐘,她都不肯就範……我常為這一點事跟她抗爭,搞到很激氣,因我性格也很急。

但後來我沉思一回,小朋友性格如此,我可否配合和忍耐?現在會嘗試代入孩子立場,學習跟她解釋,近一年我被女兒訓練出耐性來。」

劉偉恆熱愛行山,他希望藉此訓練饅頭的自信心,父女曾試過齊齊跑親子3公里賽事,孩子一句也沒有抱怨辛苦,只想着完成目標,他笑言這便是大女性格中的優點。劉偉恆直言兩個女兒逐漸長大,很多時都每事問,他都會主動跟她們談論自己的工作,例如拍戲及開咪的趣事,藉此教導她們做人要堅持。

“不會給予物質享受,寧返教會”

談到管教之道,劉偉恆強調跟太太是最佳拍檔,有時會一個扮白臉、一個扮黑臉,很有默契,有時也會與太太持不同意見,但彼此溝通就解決問題,他也感恩自己和太太自細在大家族中長大,親友很多,亦經常見面,互相支持,故亦會把兩個女交由長輩照顧,讓她們學習跟長輩相處。

而饅頭和包包也是自幼加入教會的詩歌班,饅頭3歲已會唱上百首詩歌,自小已參與很多課外活動,亦很少給予女兒物質的享受,寧願返教會為最優先的活動。

“小朋友改變了我,以前沒有將來,虛耗光陰”

眼前的劉偉恆每句說話振振有詞,凡事樂觀面對,但他坦言內心也曾有憂鬱的一面,「未有兩個女前,我覺得自己沒有將來,做人是虛耗光陰,晚晚失眠;但兩個女出世後,發現生存的意義,體會到人生是有價值的,為女兒而改變,為她們而積極面對,發生在她們身上的每一事件都是有意義、很有滿足感,看到她們快樂自己便快樂,這是用金錢也買不到,現在我睡得安心,每一天的生命也過得特別有意義。」

“最想與太太的說話:感激100%給女兒,自愧不如”

饅頭8歲生日,一家人為她搞個小型party。

劉偉恆自言有時性格火爆,但十分慶幸有位願意為家庭、女兒百分百付出的太太,她永遠將小朋友放在第一位,他自言自愧不如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