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絕變醫療廢物 流產胎入土為安

拒絕變醫療廢物 流產胎入土為安

名人專訪 撰文:Waiting Li 整理:Yumi Tang 原文刊於《媽媽寶寶》2月刊

2014年,英國媒體揭發了醫院焚燒1.5萬名流產胎兒作發電用的事件,引發了民眾抗議,亦迫使了政府進行相關修例。這次事件不禁引發大家的思考:流產胎是否享有作為人的尊嚴,如同逝者一樣享有火化與安葬的權益?在本港,有這麼一個組織,成立3年以來,一直致力於推動未滿24周流產胎的安葬與火化事宜。他們不單倡導流產胎的人權,也希望能給予流產父母們抒懷與安慰。

流產B變醫療廢物

民間組織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成立於2017年,如今已經走過了第三年。談起組織的成立緣由,組織發起人謝美兒與筆者一同回顧起2017年的一宗熱議新聞——一對夫婦申請領回流產胎,卻因為胎兒未滿24周遭拒。法例規定,不足24周的流產胎不能獲發「嬰兒非活產證明書」,並會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理

這個事件對謝美兒觸動頗深,本身經歷過2次流產的她更能明白箇中苦痛,並希望能為流產胎兒及他們的父母做些甚麼。當天凌晨,她便在WhatsApp召集了18名來自社會各界的成員,成立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,旨在向政府寫一封倡議信。他們認為,無論多少周的非活產胎,都應該享有人道的安置,除了倡議將非活產胎分界線下調至20周,他們更希望能打破框架,讓每一個非活產胎都能享有安葬權益。

安葬與火化有難度

2017年的新聞終於在宗教層面介入的情況下得以解決,同作為天主教徒的夫婦讓流產胎順利安葬於天主教墳場中,實現了本港第一個24周以下合法流產胎安葬。然而,謝美兒指出,當時只有天主教徒可享有流產胎下葬的權利。

對於非宗教的流產父母,或有相關人員建議他們採用寵物火化,但寵物火化服務公司數量有限,同時在火化流產胎的事情上也承受較大的社會壓力;也有父母在情感上難以接受將胎兒和寵物放置於一個爐具中處理。至於成人火化爐的溫度更不適用於流產胎,因此,除了倡議流產胎的安葬權益,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更希望能有一個可以專門處理流產胎的火化爐。

「永愛園」落成

雖然流產嬰兒的安置工作推進絕非一帆風順,但在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的倡議下,2019年春季香港首個公營流產胎墓園「永愛園」正式落成啟用,即使是非宗教的父母亦可以選擇在此安葬流產胎。而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亦有份參與到墓園的選址、起名、設計事宜。

謝美兒表示,「因為一首聞一多的詩,我們特地選擇在墓園栽種松樹。」聞一多為悼念亡女而作的詩歌《也許》中寫到「撐一傘松蔭庇護你睡」,因此松樹也無聲傳達了父母對逝去寶寶的思念和守護。「永愛園」提供了300個位置,下葬時,爸媽將胎兒放進一個可分解的紙盒當中,然後埋入土裏,隨着時間推移,胎兒再次回歸塵土。每個位置會鋪上石頭,筆者亦見上面擺有鮮花和各式可愛的玩具,彷彿這些寶寶從未離開。

墓園位置閒置

然而,已落成超過一年的永愛園,尚有一半的位置未被使用。全港每年約有1萬名流產胎兒,流產胎墓園的位置仍大量閒置,當中出現了甚麼問題?謝美兒曾質疑是否是政府的宣傳力度不足,但傳媒已大力報道,醫院方面亦竭力推廣。

目前仍有很多非活產胎尚未被認領,她認為,再次面對支離破碎的嬰兒,對父母而言可能是一種二次傷害。同時受制於華人傳統,死亡被社會普遍視為禁忌,故仍有許多父母會選擇避談流產兒,深埋在心,謝美兒提到一些曾經接觸的個案:一位母親在經歷流產後懷有很大的傷痛,卻遲遲不向社工求助;另一位母親直至90歲,提起年輕時的流產兒仍會泣不成聲。

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在產後情緒支援方面也有積極倡議,「醫管局的哀傷輔導小組只對18周以上流產胎兒父母實行支援,我們倡議加大人手並下調18周的界線;而目前社會亦已有很多機構可經醫院轉介,為流產父母提供產後情緒支援,但尋求資源和幫助的人卻有限。」

安葬有助父母抒懷

流產會對父母造成極大的心靈創傷,抑鬱、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TSD)等問題在當中均很常見。「流產婦普遍認為是由於自己的不足而導致流產,因此會有強烈的自責和內疚情緒;若是出於母親個人健康問題,或胎兒將來的健康問題,不得不選擇引產,母親更會有一種主動殺死寶寶的感覺。」謝美兒形容這種心情為「欲愛不能,心如刀割。」

而安葬則是一種對父母情緒的紓緩,讓逝去的寶寶入土為安,也讓父母與寶寶可作一場正式的道別。墓園更為父母提供了一個可以抒懷對寶寶思念的場所,無論何時父母都能回到這裏緬懷寶寶,和他們聊天,或者為他們寫一封信。作為一種有效的心理輔導,安葬可幫助父母早日走出痛苦。

倡議流產胎人權

謝美兒認為,流產胎兒是一個弱勢社群,父母無法照顧他們,宗教不理會,被社會遺棄,最終的歸宿只能作為醫療廢物被送往堆填區。沒有人為他們發聲,有時甚至連父母都不願意為其發聲,「並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安葬孩子的,但這是父母的自由,而我們想要做的,是讓所有流產胎都能得到安葬的權利。」

「小BB安息關注組」倡議設置一個專門的流產胎火化爐,並於2019年正式提上政府工作的日程,地點設於葵涌火葬場,面積約為90平方米,內設兩個小型火化裝置及附屬設施,亦會設置供流產胎父母撒放流產胎骨灰的花園,計劃於2021年年底完成,並於2022年正式投入使用。屆時,即使是未被領回的胎兒,亦可以得到火化。「我們希望能為他們(所有流產胎)找一個妥善的地方,可以安息的地方,透過安葬去喚醒社會對生命的價值。」


編輯後記

經歷2次流產之痛,謝美兒終於迎來了可愛的小女兒Anna,除了對得來不易的小天使格外珍惜,她亦很重視對Anna灌輸生命教育,希望她能明白每一條生命的可貴。每位對新生命懷有喜悅和期待的父母,何以承受在寶寶降臨之前便已經離開的悲傷。至少能讓他們的寶寶得到安葬,給仍然生存在世的父母予最大的寬宥。

相關文章